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飒爆了黎笙沈休辞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2-06-23 15:12     编辑:admin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飒爆了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飒爆了_是一本很好的小说,代入感很好,感觉身临其境,人物刻画有血有肉,性格分明,部分章节文笔稍显粗糙但无伤大雅,总体来说很不错的一部豪门小说,非常值得一看

作者:黎笙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飒爆了》 小说介绍

护工们轻拍胸口,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眼花看错了啊......就在这时,病房门吱呀一声。一个坐着轮椅的少女和两个簇拥着她的男人走了进来。护工们立刻躬身,和对黎笙的怠慢不同,态度恭敬又谄媚道:“小姐,您来啦?”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飒爆了》 第2章 免费试读

护工们轻拍胸口,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眼花看错了啊......

就在这时,病房门吱呀一声。

一个坐着轮椅的少女和两个簇拥着她的男人走了进来。

护工们立刻躬身,和对黎笙的怠慢不同,态度恭敬又谄媚道:“小姐,您来啦?”

少女点点头,却在看见病床上坐起的黎笙时,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她很快掩了下去,只满脸担忧地问道:“阿黎,你还好吗?”

在见到少女的那一瞬,黎笙头疼欲裂,脑海中瞬间多出了许许多多原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记忆承载着太多的委屈和不甘,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黎笙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一阵阵钝痛,其中裹挟着浓烈的愤怒,久久不能平息。

这一刻,黎笙才知道自己重生在了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女孩也叫黎笙,本是遥洲城黎家的掌上明珠,最最受宠的小女儿。一切痛苦都源自于黎笙十岁时,其父黎佑昌带回来一个和她同龄的女孩儿,江楚楚。

江楚楚是黎佑昌至交好友的遗孤,据说这位好友是为救他而死,出于愧疚,黎佑昌对江楚楚百般呵护,把她当做亲女儿来看待。

悲剧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

江楚楚会演戏,从小到大,她总能利用自己单纯无害的外表和黎佑昌因愧疚对她的偏颇,一点点霸占黎笙的一切。

黎笙的房间要拱手相让,她喜欢的衣服首饰也要让江楚楚先挑,就连她的未婚夫也视江楚楚如珠如宝。

但凡她反抗,身边总有无数道声音训斥她,骂她狼心狗肺,对救命恩人的遗孤薄情寡义!

就连自己三个哥哥和父亲黎佑昌也一次次站在江楚楚那边。

最严重的一次,是江楚楚诬陷她在学校偷了别人的东西,黎佑昌不听她的辩解,直接请家法,打得黎笙一个月不能起身。

她彻底心寒。从此不爱说话,不爱和人交集,学习也一落千丈,还被人冠了个哑巴和草包的名声。

直到昨天晚上,在黎笙十九岁生日宴上,她亲眼撞破江楚楚和她自小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夫相拥亲吻!

她失控上前质问这对男女,却在争执中,江楚楚‘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所有人都忙着检查江楚楚的伤势,急着把她送去医院,却没有人知道,有个可怜的女孩儿被人按在江水里,于十九岁生日当天,鲜活的生命终止,死于周遭刽子手那自诩正义的讨伐中!

梳理完所有记忆,黎笙叹息一声,她轻抚着自己的心口,低声道:“放心吧,既然我借了你的身体,那你曾经所受的委屈和不甘,我都会为你一一讨还。”

这时,许久得不到回应的江楚楚推着轮椅上前,咬着唇满脸自责道:“阿黎,你还在怪我吗?其实我昨天跟爸爸和哥哥们解释了你没有推我的,可他们就是不信......”

江楚楚说得情真意切,一抬头却见黎笙眼底满是讥诮——

“我有没有推你,监控一调就清楚了,你说呢?”

眼前的黎笙明眸善睐,一双黑白分明的干净眼眸空灵又澄澈。

她微微笑着,云淡风轻。

身上展露的气势再不复往日那般,沉默寡言,不争不辩,像是个躲在角落独自舔伤口的小兽,软弱可欺。

犹如蒙尘的璞玉散发光芒,一言一行大气稳重,又有骨子里散发的骄矜贵气,锐不可当,让人完全无法忽视她的这份光芒!

江楚楚瞪大眼睛,没来由地心里就慌了几分。

是她的错觉吗?

眼前的黎笙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懂得反抗,气场强大,似乎再也不像从前那么好拿捏!

江楚楚忍着心中惊疑,冲着身边的两个男人娇嗔着撒娇:

“三哥,祁遇哥哥,你们看,阿黎果然生我气了。你们不是答应过我要跟阿黎道歉的嘛,快点说呀,不然我可就生气了。”

说完,她朝着黎笙露出一记挑衅的眼神,分明是在说——

小可怜虫,你好好看看清楚,你血脉相连的亲哥哥,还有青梅竹马爱慕多年的未婚夫,他们可全都向着我!

黎笙轻轻地笑了。

江楚楚这一句话不但坐实她推她的罪名,还变相提醒她,就算这两人道歉也只是看在她江楚楚的份上!

这些看似善解人意的话,哪一句不是在刺激她?

换做以前那个被人忽视彻底,阴郁寡欢的可怜女孩儿听见后,肯定会再一次心寒绝望。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飒爆了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飒爆了
黎笙/著| 言情| 连载中
护工们轻拍胸口,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眼花看错了啊......就在这时,病房门吱呀一声。一个坐着轮椅的少女和两个簇拥着她的男人走了进来。护工们立刻躬身,和对黎笙的怠慢不同,态度恭敬又谄媚道:“小姐,您来啦?” 一群人还想惩戒她的人全都看傻了眼!这草包......怎么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黎笙清冷锐利的视线缓缓扫过这些人的脸,沉声问:“你们是谁?”话一出口,她觉得不对劲。这不是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