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梁钰沈清棠楼弦月全文免费阅读(蓝雨难搞小说)全文免费梁钰沈清棠楼弦月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梁钰沈清棠楼弦月小说免费梁钰沈清棠楼弦月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梁钰沈清棠楼弦月)

发表时间:2024-07-11 16:09     编辑:han
蓝雨难搞完本

《蓝雨难搞完本》这书写的真好,感谢作者楼弦月为我们奉献这么精彩的作品!

作者:楼弦月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蓝雨难搞完本》 小说介绍

「师姐、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大声辩解着,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我只是关心则乱,师姐!」强大的威压砸在她的头上,巨大的压力让她的骨头发出了咯咯的声音。

《蓝雨难搞完本》 第3章 免费试读

「师姐、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大声辩解着,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我只是关心则乱,师姐!」

强大的威压砸在她的头上,巨大的压力让她的骨头发出了咯咯的声音。

「师姐我错了,饶了我吧,好痛、救命!」

眼看着沈清棠眼角流下了血泪,已经有了七窍流血的预兆,我不紧不慢地开口:

「错哪儿了,说实话。」

沈清棠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哇的一口吐出些血来,撑着最后一口气大声哭喊道:

「那日是我乱了剑阵,并非有人撞我,是我一时急了胡说的,师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我减缓了部分威压,瞟了一眼神色复杂的楼弦月:

「楼弦月,你看好了,我就教你这一遭。」

「今天不把他们盆骨打成钙粉,我算你师弟师妹们屁股硬。」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

除了被嵌在墙里的小绿茶与大傻狗,那些看热闹的背景板们也一个也没逃过。

「你们学不会尊师重道,不知道长幼尊卑,那我就教教你们。」

一场来自己的单方面虐打,以楼弦月的求情结束。

「姑娘!莫要真打出人命来,你不说要与我商讨肉身之事吗!」

放下手中的剑鞘,我脚边哭着认错的外门弟子连滚带爬地跑走。

看我终于肯停手,那些饱受摧残的弟子们还好心地把楚时安与沈清棠抠了下来带走。

「对,打得太开心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梁钰。」我转了转手腕,心情很好地开口。

我叫梁钰,原本是一本救赎文的女主。

我不是开朗小太阳,吃饱了撑的要去救赎一个阴暗地雷男。

按剧情来说,我才是被救赎的那个。

抽烟喝酒烫头,飙车打架斗殴,有花臂还染黄毛。

直到我有了自我意识,一个名叫主控系统的东西找上了我。

他告诉我,我的世界本身就是一本小说,有不同的穿书者前来攻略我。

每一次轮回都有一个新的男人到来,他们试图攻略我,感化我,保护我,让我为爱变得贤良温柔,洗手做羹汤,三年生俩,达成 he。

只不过后来就再也没有能成功的男人,大部分都被我踹了,或是被我打压的裤衩子都卖了。

「第 222 个失败者?梁玉你是要逼死我吗!」

没人成功系统就没有业绩,没有业绩系统就疯了,为了挫挫我的锐气,它把我丢到了这本虐文里。

我目睹了楼弦月这个怨种掏心掏肺对每一个人好,却被小师妹沈清棠像玩狗似的虐个半死。

被冤枉,被虐待,被挖灵根,被取心头血,最后她一怒之下当着所有人的面自刎了。

成功以自己的死亡「惩罚」了所有人,换来了那些师弟师尊的几滴眼泪。

据说还有她重生复仇的第二部,只不过因为这几滴虚假的眼泪就原谅了全世界。

这惨的路过条狗都得赔上一支烟,然后骂一句:「比屎都难吃」。

系统问我懂没懂珍惜美好的救赎文女主人生。

我则挖苦道:「你们也就是欺负人家楼弦月没觉醒自己我意识,不然她早把这个世界杀穿了。」

这么一刺激,系统调整进度条,把我丢到故事的开头,让我亲自体会一下「苦难」。

但这些话不能和楼弦月说。

「呃,你娘,对你娘亲。」我尽量说得委婉些,「你娘看你在青云门受委屈,急得团团转啊。」

「她向众神祈祷,只有我回应了她的请求,没错,就是这样。」

这样的借口说起来还有些羞耻。

但楼弦月很吃这一套,一听又是她娘求人来帮她,就差掉眼泪了。

当年还是官宦小姐的楼弦月母亲请了青云门掌门一杯茶。

后来官宦小姐家道中落成了歌伎,以「一茶之恩」把楼弦月推入仙门。

当然,就是因为这个出身,导致楼弦月遭人白眼,养成了这个讨好型人格。

而就在我好不容易安抚好楼弦月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弦月,到执法堂来。」

这声音很熟悉,楼弦月因为紧张,声音都变细了:「是师尊,师尊出关了,一定是师弟他们去告状了,怎么办!」

我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唤出斩霜朝着执法堂飞去。

执法堂是审判青云门弟子的地方,一进去,那些伤兵师弟们站成一排,看我的眼神里满是得意。

脸部已经消肿的沈清棠被众人簇拥着,含羞带怯,眼眶泛红。

系统手下的书里都是有穿书者,我猜得没错的话,沈清棠就是这本书的穿书女。

「师姐来了!」


蓝雨难搞完本
蓝雨难搞完本
楼弦月/著| 玄幻| 连载中
「师姐、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大声辩解着,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我只是关心则乱,师姐!」强大的威压砸在她的头上,巨大的压力让她的骨头发出了咯咯的声音。 可它忘了把原女主的灵魂带走。我与那个清冷柔弱的美人大眼瞪小眼,指着那群狼心狗肺的师弟师妹们说:「看好了,我就教你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