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盛夏心知:封言可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封言可可)盛夏心知:封言可可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封言可可)

发表时间:2023-01-25 11:11     编辑:zhang
盛夏心知:封言可可

《盛夏心知:封言可可》本书我推荐一些比较喜欢小白文的书友,没有太多勾心斗角,主线也很有趣,总而言之就是我喜欢这本书,望作者可可,加油!

作者:可可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盛夏心知:封言可可》 小说介绍

心形的项链,丁点的血渍。灯光照得那么清晰,我的视线却模糊了。敲门声响。封言走到门口,手抵着门把,回头看我,像警告又像是提醒:「你应该清楚,我妈和你妈是多年好友,我们之间的事说出去,只会影响他们的友谊。」我望着封言。突然发现,我可能从来都没有看清过他。这一刻。温柔体贴的竹马,开始变得面目可憎。

《盛夏心知:封言可可》 第5章 免费试读

卧室里。

封言关上门,像是觉得不够,又反锁了。

不知多久。

封言走到我的身边,半蹲下身,仰头看我:

「项链,是我拿错了。」

「拿错?」

我低着头,望着掉落在手背上的泪珠,笑了两声,像是整个人被掏空了,噙着泪看向封言:

「真的吗?」

封言望着我,像是在叹气。

「拿错项链,是我的错。我跟你道歉。我和秦瑶有工作交接……」

「封言,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扣紧手里的项链,低声发问。

我望着他,深切的望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只是一句回答,就这么难吗?

封言盯着我,蹙眉道:「你想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情侣吗?」

我忍着眼泪,压低声:「你只需要说是或者不是。」

封言虔诚的望着我,像是在看不懂事的孩子,面对他略有责难的目光,我没有躲闪,只是看着他。

最后他的眼底,有了躲闪,像是在挤牙膏:「是。」

说完。

封言长叹着气,觉得哄好了我,俯身就要抱我。

我抬手抵住他,「那我们公开。」

封言拧起眉。

我拿出手机进入校友群,翻到秦瑶,将手机塞给封言:

「向她公开,或者向家里公开,你选一个吧。」

「可可,你能不能别闹。我们说好不公开的。」

封言变了脸。

我见他不肯打这通电话,索性自己拨出了号码,却不想封言拿起我的手机就砸了出去。

清脆的响声。

伴随着手机屏幕碎裂的声音。

我吓得颤抖。

下一秒。

封言站起身,极度恼火的出声道:

「沈可可,你到底有完没完?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更像兄妹,你明白吗?」

房间里陷入死寂。

我诧异看向封言,难以置信这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

「兄妹会接吻吗?兄妹会想要做那种事吗?那是结婚以后,夫妻才能……」

我哽咽反问。

「谁说只有结婚才能做?」

封言盯着我,那样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难缠的怪物。

「你就非要嫁给我?」

「……」

我愣了。

「可可,你太放不开了,非要有结果才愿意尝试,我以为你上了大学,会有所不同,但是你就像是封建时期走出来的人一样,你真的,把书读迂腐了。」

封言瞥着我,再度开口,像是在劝导:

「现在这个时代,嫁给谁都是一样的。」

我脑子嗡嗡,仰头看他:「嫁给谁都一样?」

封言用沉默给了答案。

我木然的望着他,仰起头,痴痴的笑了,将脖颈里的项链狠狠扯了下来,链条刮擦皮肉,痛极了,却盖不过心痛。

「可可!」

「还给你。」

我托起项链,挤出一抹笑:「我们,到此为止吧。」

封言的表情有一瞬间扭曲,连沉默都被打碎了,胸口剧烈的起伏:「沈可可,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执著的托着项链。

封言磨着牙,转身就要走,沉声道:「好,到此为止,这句话,我也很早就想说了。」

「项链,带走。」

我低声提醒。

封言冷着脸,拿起项链,就当着我的面,丢进了垃圾桶。

心形的项链,丁点的血渍。

灯光照得那么清晰,我的视线却模糊了。

敲门声响。

封言走到门口,手抵着门把,回头看我,像警告又像是提醒:「你应该清楚,我妈和你妈是多年好友,我们之间的事说出去,只会影响他们的友谊。」

我望着封言。

突然发现,我可能从来都没有看清过他。

这一刻。

温柔体贴的竹马,开始变得面目可憎。


盛夏心知:封言可可
盛夏心知:封言可可
可可/著| 言情| 连载中
心形的项链,丁点的血渍。灯光照得那么清晰,我的视线却模糊了。敲门声响。封言走到门口,手抵着门把,回头看我,像警告又像是提醒:「你应该清楚,我妈和你妈是多年好友,我们之间的事说出去,只会影响他们的友谊。」我望着封言。突然发现,我可能从来都没有看清过他。这一刻。温柔体贴的竹马,开始变得面目可憎。 除了同床,我和封言做尽情侣间的事,他却拒绝结婚。「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更像兄妹。」「兄妹会接吻吗?」我哽咽反问。封言盯着我,那样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难缠的怪物。「现在这个时代,嫁给谁都是一样的。」他这句话,我记了很久。后来,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他。他却说:「既然嫁给谁都一样,为什么不能嫁给我?」我半开玩笑的出声道:「我就算是从楼上跳下去,也不便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