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梦醒清风:徐晚星杨璟之(徐晚星杨璟之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梦醒清风:徐晚星杨璟之)梦醒清风:徐晚星杨璟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梦醒清风:徐晚星杨璟之)

发表时间:2023-01-24 15:38     编辑:zhang
梦醒清风:徐晚星杨璟之

《梦醒清风:徐晚星杨璟之》主角为徐晚星杨璟之,这本书内容合理,情节上没有太多的漏洞,文笔不错。值得慢慢品味

作者:杨璟之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梦醒清风:徐晚星杨璟之》 小说介绍

杨璟之拿出一个新礼盒。「看看,喜不喜欢?」他要帮我换手链。「虞茗,我们能不能——」话没说完,门铃响了。萧徽站在门口,叼着烟:「虞茗呢?我来接她。」「你谁?」「我是她未婚夫啊,她没跟你说吗?」杨璟之一愣,手链掉在地毯上。

《梦醒清风:徐晚星杨璟之》 第6章 免费试读

杨璟之载我去他家。

我站在玄关口,怎么都不肯进去。

「徐晚星会生气的。」

杨璟之说:「你还有功夫管别人?自己都摔成什么样了?」

除了手掌的擦伤,我身上全是脏污的雪水。

「还有,虞茗,你看看我这房间,像有女人来过吗?」

「你们没住一起?」

「我压根就没和她在一起过。」

杨璟之将一份合约甩我身上。

「半年前她找到我,提出合作。她不想被潜规则,让我假扮她男友,同时,她也会帮我应付难缠的客户。」

顿了顿,他怕我不理解似的,进一步解释。

「有些客户喜欢往人床上塞女人,以为所有人都吃这套,我很烦,徐晚星就帮我挡掉那些。」

这份合约写得清清楚楚,不干涉彼此私生活。

杨璟之拉我的手,替我处理伤口。

我看到架子上一排未拆盒的护手霜。

那是我以前最爱用的牌子,杨璟之买了全套放在家里。

「今天,我跟你同事打听了一下。」

他沉沉开口。

「你没有男朋友,上周团建还说自己单身。虞茗,你是故意骗我的,对不对?」

「我没骗你。」

「那你给我看合照,你和那个男人。」

「没拍过合照。」

「你这么爱拍照的人,居然不跟新欢拍合影?」

「你提醒我了,我下次拍了给你看。」

杨璟之被我气笑了。

他忽然手撑沙发,完全笼罩住我,压迫感十足。

我动弹不得,隔着毛衣,依然能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

「我买了你的时间,知道要做什么吧?」

「我退钱给你,杨璟之,我真的要结婚了。」

他顺着我的肩膀摸下去,却在手腕处停下。

「要结婚了,却还带着前男友送的手链,不合适吧?」

我手腕上有根链子,随着时间推移,早已暗淡无光。

这是杨璟之送我的第一个礼物。

在我  19  岁那年。

曾有一周,除了上课,我几乎见不到他人。

他奔波在各种兼职的路上,比任何时候都努力。

生日那天,我父母在高档餐厅为我办了个  party,我告诉杨璟之了,但他没有来。

我等啊等,等到晚上,终于等来他的电话。

他说,在餐厅门口等我。

漫天大雪中,我的少年身姿挺拔如松。

他风尘仆仆,如我今日一般,黄色外卖服上沾满泥泞。

彼时,我什么都不懂,只会抱怨他来得太晚。

杨璟之揉了揉我的头,说给我带了生日礼物。

手链是基础款的,不贵,但也完全超出了他的经济水平。

我很喜欢,当场就戴在手腕上,再也没摘下来过。

后来我爸妈叫我,问我在跟谁说话。

他们不喜欢杨璟之,觉得他配不上我。

等我再回头时,杨璟之已经消失在风雪中。

……

时至今日,偶然想起。

——起码十九岁时,杨璟之是喜欢过我的吧?

那根手链,是他没日没夜工作换来的。

他是不是也如我今夜这般,在雪地里奔波、摔倒,却为了这根手链,依然无畏地前进着。

可如今呢?

他压着我,强迫我。

他家里摆着我以前喜欢用的奢侈品。

到底是对我念念不忘,还是在羞辱我?

我想不通,不自觉湿润了眼眶。

杨璟之愣住,顿时开始慌张。

他一向拿我哭没辙。

这点倒是跟曾经一模一样。

他手忙脚乱地擦我眼角:「别哭别哭,是我错了,我只是吓唬吓唬你。今天是你二十六岁生日,我给你买了新的手链。」

「什么?」

我自己都忘了,今天是我生日啊。

杨璟之拿出一个新礼盒。

「看看,喜不喜欢?」

他要帮我换手链。

「虞茗,我们能不能——」

话没说完,门铃响了。

萧徽站在门口,叼着烟:「虞茗呢?我来接她。」

「你谁?」

「我是她未婚夫啊,她没跟你说吗?」

杨璟之一愣,手链掉在地毯上。


梦醒清风:徐晚星杨璟之
梦醒清风:徐晚星杨璟之
杨璟之/著| 言情| 连载中
杨璟之拿出一个新礼盒。「看看,喜不喜欢?」他要帮我换手链。「虞茗,我们能不能——」话没说完,门铃响了。萧徽站在门口,叼着烟:「虞茗呢?我来接她。」「你谁?」「我是她未婚夫啊,她没跟你说吗?」杨璟之一愣,手链掉在地毯上。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哪个人,早已经把杨璟之得罪个透,那只能是我了。我就他口中那个讨厌的前任。犹记得,大一那会儿。杨璟之穿着洗到发白的旧衣服,站在新生堆里,格格不入。他肉眼可见地穷。也肉眼可见地挺拔。我喜欢他说话时清清冷冷的音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