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小说全文宋柚,韩承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2-11-24 09:26     编辑:优盟文学
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

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这是我看过最好的一篇小说,文笔细腻,主张的是以宽广的胸襟示人,对做人有很大启示。

作者:雨中花慢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 小说介绍

名字是《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的小说是作家雨中花慢的作品,讲述主角宋柚,韩承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 第2章 免费试读

七个大佬是男女主养大的七个孩子,其中三个自然是男主跟前妻生的,两个是毛豆跟豆包,一个是女主跟男主生的千娇百宠的闺女,另外一个是收养的孩子。

这七个由女主养大的孩子后来成了各行各业的精英,而女主前期抚养孩子,后期就成了七个大佬的团宠对象。

女主名利双收,被评为“感动华国的十大伟大母亲。”

她从农村来的本来很普通的家人都被带动得小有成就。

宋柚在书中着墨不多,在水库跨坝事故中去世。她去世后,韩承把孩子带到部队,但他工作繁忙,孩子年纪不大,他又不太会带孩子,就把毛豆跟豆包寄养在女主家。

女主是俩孩子的干妈。

韩承出寄养费,后见田鸽家孩子实在太多她忙不过来,还出钱给她家请保姆。

现在请保姆的人家很少,一是请不起,二是请保姆是资本家才干的事儿,但男主家孩子实在太多,家庭成员复杂,部队批准他家请保姆。

韩承级别比沈爱国高,更是一直在提拔对方,他跟他父亲都是男主大靠山。

沈爱国在部队顺风顺水,后来当上某军区司令。

了解到书里剧情,宋柚又想到毛豆跟豆包。

韩承是个有责任感的父亲,虽然工作很忙,他的父爱并未缺失,有他的管教跟女主的抚养俩孩子都挺有出息,毛豆是企业家,豆包是航天领域的科研人员。

可在宋柚看来,他们过得并不算好。

俩孩子被女主教育得懂得感恩与反哺,毛豆作为企业家,却整天为了兄弟跟妹妹的事情默默奉献,大到扶助兄弟公司发展,小到给女主修电器,这些事情搞得他疲于奔命。

甚至,他公司资产被女主侄子转移到国外,他看在养育之恩的份上,都不能诉诸法律手段,只能用爱感化对方。

女主闺女被六个哥哥娇宠着长大,说她是小公主都不足为过,而豆包则被妹妹使唤得团团转,妹妹长大后自己谈着甜甜的恋爱,却搞黄了豆包几个潜在对象,豆包逐渐成了妹妹的备胎,温柔深情,随叫随到。

站在女主角度,人生如意美满,读者看书的时候代入女主也要幸福死了。

可作为亲妈,宋柚觉得意难平,她那么早就被作者写死,韩承还要给钱给靠山,她不愿意自己一家人专为成就男女主的幸福存在,她想要能自己带娃,希望俩儿子能有自己的生活,能够过得幸福一些。

不过宋柚想明白了,她跟韩承都是书里的工具人,提供俩孩子,韩承跟韩家人作为男主靠山,就是书里写的另外一个养子同样身世不凡,他的家人同样也是男主人脉资源。

除了男主女主跟孩子,全员工具人。

田鸽之所以那么骄傲,愿意嫁二婚男,给人当后妈,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书中的女主角?

可宋柚跟她曾经是朋友!按理说昨天她不应该首先跟宋柚说那些不中听的话。

宋柚在梦里看到的她作为阿飘时候最后一个画面是这样的。

秋日傍晚,树叶像枯蝶一样飘落。

男人脊背挺直,斜照的阳光在他周身笼上一层光晕,他坚毅俊朗的侧脸掩在阴影中,庄重敬了个军礼后,在她的墓碑上加上“一生挚爱”的字样。

他身居高位,已经是军长,强大、英俊、沉默,有成熟男人的魅力,是比她理想中还优秀的样子。

他是她从少女时期起就喜欢的人。

她去世后,很多人劝他再婚,给他介绍对象,比如说你孩子没人照顾,比如你总不能一直单身总得找个作伴的吧。

即便是丧偶带俩娃,韩承都能很轻松找到条件很好的对象。

可韩承一直没有再婚。

这个画面是书里绝对不会有的情节。

在书里,他们俩除了是送子工具人跟靠山,还要衬托男女主恩爱,书里写夫妻关系并不好,宋柚曾经也是这样想的。但她仔细想想,她跟韩承婚后相处时间不多,最多不过二十多天,反而婚前见面更多,那时候韩承不爱说话,但他会给她买好吃的,会给她做饭,会辅导她功课,会带她出去玩,虽然他一直说不愿意带个小丫头片子玩,但暑假寒假他都会陪着她。

除了亲人,韩承只关注她,只对她好。从始至终,韩承对她都很有耐心。

只是作为送子工具人,她很快就被写死了,在婚后,他们还没来得及培养感情。

他们本来有感情基础,但宋柚想虽然他们的人生受书中内容跟剧情的限定,在往感情不和的方向走。

但韩承应该是慢慢有了自己的意识,也许是在之后的漫长岁月中,对再婚的抗拒让他发觉年轻时候的感情的珍贵。他的自我意识告诉他,他喜欢宋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拥有了自我意识。

至于书里写的感情不好,都是书里的设定,都是要给男女主做对照做陪衬用的。

好在上天给了他们重来的机会,宋柚觉得这是上天的恩赐,她一定要抓住机会,让自己和家人都有幸福的人生。

她现在有独立的自我意识,完全能够摆脱剧情的控制。

宋柚的大脑逐渐清明起来,她慢吞吞地穿好衣服,叠好被子,看到墙上的挂钟,竟然已经十点钟。

俩娃肯定是跑出去玩了,宋霜降应该在忙工作,她特别想马上见到韩承。

她想她第一件事应该给韩承写信,跟他说要去随军。

他们一家四口肯定要一起生活。

想通了这些事情,一阵饥饿袭来,宋柚走向灶台,锅里给她留着饭,是玉米粥、蒸红薯跟煮鸡蛋。

她随便吃了点垫肚子,便找出纸笔坐在桌边写信。

信写到一半,她突然想到她要做的第一件是不是给韩承写信,而是阻止水库修建。

剧情的关键点,对她们一家影响最大的还是水库的事儿。

这个水库修建在响水生产队北山上,此处的地质条件并不适合修建水库。

水库修建好没过多久就发生暴雨遭遇跨坝事故,泥石流像一条巨龙冲向生产队所在方向,农村发生意外,年轻力壮的人都会参与救援,宋柚自然也去了。

她就这样被淹死了。

她要摆脱剧情控制,必须从这件大事着手。

宋柚可以离开响水生产队去随军,那样她就不会死,可是水库只要继续修建,跨坝事故还是会发生。

她想要竭尽所能避免事故发生。

可修建水库是个大工程,她只是一个小学民办老师哪有能力阻止?

宋柚把信纸叠起,夹在书里,她想起温明征曾多次提出水库选址不合适,可没人采纳他的建议,她想先见见温知青。

宋柚站在家门口拐弯处,深呼吸,大声喊:“毛豆、豆包。”

重复几次,不一会儿,就传来稚嫩的童声呼应:“妈,我们回来了。”

生产队的人都是这么招呼自己孩子。

“毛豆呢?”宋柚只见到豆包,就笑眯眯地问他哥在哪儿。

俩儿子一直都是放养,豆包总跟在毛豆屁股后面转。

不过豆包很乖,毛豆淘得没边。

豆包有点忐忑地搓着小脚,鞋子上糊了点泥巴,妈妈爱干净,要是平时妈妈肯定不高兴,可今天的妈妈格外温柔。

他想了想说:“刚才大哥看到你,他就绕路走了,一会儿能到家。”

毛豆整天登梯子爬高,太淘气了,他总让豆包帮他遮掩,豆包人虽小,可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妈妈该好好教育大哥,从来不替毛豆兜着。

宋柚蹲下来,高度与豆包平齐,在豆包白净的脸颊上亲了一大口。

大眼睛双眼皮的小豆包萌萌哒。

小脸蛋好嫩,好软。

豆包得到妈妈的亲亲,好开心,抿着小嘴笑。

母子俩牵着手往家里走,果然到家门口,宋柚看到一个泥猴子正往屋里蹿。

“毛豆。”宋柚笑眯眯地喊。

泥猴子的小身板一僵,停下来,转身,一笑脸上的泥都往下掉。

“豆包,你这个叛徒,我不是让你拖住妈妈的吗?”毛豆很不满。

这小子心眼还挺多。

“你不乖。”豆包撅着小嘴说。

明明都是上山玩,豆包除了鞋子沾泥,衣服还挺干净,可毛豆就像在泥里打了滚一样。

俩兄弟对比鲜明,豆包斯文白净,有古代读过书的翩翩公子的小模样,可毛豆就是个皮小子。

“下过雨还去山上玩儿。”宋柚嗔怪。

“我想打兔子。”毛豆说。

毛豆以为自己要挨揍,没想到宋柚把她抱起来。

“妈,我衣服脏,别把你衣服弄脏了。”毛豆嬉笑着说。

宋柚用手指在毛豆脸上搓出一块干净的地方,也亲了他一下。

毛豆小心脏微颤,妈妈没生气,脸上还一直带笑,这让他头皮发麻,妈妈这是准备怎么收拾他?

“去洗手洗脸换衣服吧。”宋柚把毛豆放在地上说。

毛豆得了自由马上撒开小腿往院子里跑,豆包也赶紧跟上。

洗完手脸换上衣服,宋柚对俩娃说:“去知青点把温叔叔叫来吃午饭,妈有事要跟他说。”

昨夜下大雨,水库今日肯定不会施工,换做平时,所有修水库的人都要带饭或者在工地开伙,没人回家吃饭,在知青点肯定找不到温明征。

宋柚想他今天应该在知青点。

毛豆满脸免挨一顿训斥的喜悦:“妈,我们这就去。”

宋柚想着温明征未必肯来家里吃午饭,毕竟这年头除了故意去别人家蹭饭,没人在饭点去别人家。

刚想跟俩娃叮嘱两句,俩人已经跑没影了。

不出十分钟,温明征匆忙进了院子,着急地问:“婶子病了?去村医点看过了没?”

俩崽子跟在后面,豆包大声喊:“妈,我们把温叔叔叫来了。”

看温明征焦急的神情,宋柚嗔怪:“俩崽子这种话也能瞎编!你们俩就不能找点别的借口?外婆知道了揍你们俩。”

毛豆很得意:“妈,不这样说怎么叫得动温叔叔呢。”

宋柚转向温明征,笑笑说:“我妈没病,我叫你过来吃午饭,还有水库的事儿想要问你。”

解放战争时期,宋柚的家乡也是战场之一,温明征的父亲受伤,被宋霜降搭救过。六九年他被下放,在下放之前先知先觉把温明征安排到宋霜降所在的响水生产队当知青。

温明征下乡前刚好二十岁大学毕业,温父想着响水公社民风淳朴且有故人在此,可以照应温明征。

因为专业对口,温明征是负责水库修建的工程师,他几次三番地说响水生产队半山腰不适合修建水库,一旦暴雨会引发泥石流山体滑坡,然而他的意见并未得到重视,水库项目如期完工。

水库跨坝造成人员伤亡后,两个小人物背锅,一是温明征,另外一个是宋柚的舅舅宋惊蛰,他是响水生产队的大队长兼水库修建的生产组组长,都被送去劳改。

宋柚在事故抢险中去世。

家里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宋霜降伤心过度,哭瞎了双眼。

“水库的事,你问吧。”温明征说。

温明征此刻因为担心水库修建的事情,眉宇间都笼罩着淡淡忧愁。

“温叔叔,你脸红了。”豆包说。

宋柚抿着嘴笑,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毛豆说:“咱妈长得好看,温叔叔不自在才脸红,有人跟咱妈说话还结巴呢。”

宋柚在毛豆头上轻拍:“我们说正事呢,俩崽子赶快洗衣服。”

温明征掩饰性地摸摸脸,笑了笑。

宋柚长得实在太好看,她在人群里总是那么显眼,让人无法忽视,每次跟她说话,他都不自觉地会脸红。

宋柚拿了个板凳,让他坐下,说:“你认为咱山上不适合修建水库,对吧。”

温明征的神情中有无法掩饰的焦虑:“是,水库选址肯定有问题,我跟水库修建总指挥部提过几次,没人听我的。”

“那你跟我详细说说?”宋柚说。

她一边做午饭,一边听温明征说话,差不多了解了情况。

 

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
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
雨中花慢/著| 言情| 已完结
名字是《七零年代大院甜蜜生活》的小说是作家雨中花慢的作品,讲述主角宋柚,韩承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宋柚在结婚的时候很风光,只因为她嫁给了韩承,要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一个普通人,是部队中的副团长。因为工作的性质,结婚后没多久她与韩承就两地分居,而这种丧偶式育儿的婚姻糟透了。因此当宋柚带着悔意重活一世时,她只想跟夫去随军,再续前世的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