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司空靖苏月汐颜如玉免费阅读兽血沸腾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22-09-23 09:58     编辑:优盟文学
兽血沸腾

兽血沸腾这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神作,我也看了四五年小说了,小说界的套路也都见了一遍。但看到这本小说却给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作者:夏日易冷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兽血沸腾》 小说介绍

《兽血沸腾》是夏日易冷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司空靖苏月汐颜如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兽血沸腾》 第3章 免费试读

身为曾经大商皇朝的无敌神将,司空靖可以随意翻阅帝库藏书,在七国之乱时,他为破万毒国,而专门研究过各种各样的毒药。

其中便有绯红蛛毒的记载,中毒者,正是苏月汐目前的症状。

也就是说,苏月汐并非是天生丑陋,而是有人给她下了毒。

而司空靖的霸道,让苏月汐泪流满面地祈求着:“不要看,求求你不要再看了。”

松开手,司空靖才意识自己太冒失了,歉然道:“对不起,你的脸我会想办法……”

话未说完,苏月汐就哭着打断道:“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吓到你了。”

话落,苏月汐重新系上面纱,哭着跑了出去。

她以为司空靖回忆绯红蛛毒时的发呆状,是被她的脸给吓懵掉了。

心中的悲苦,可想而知!

司空靖伸出手,他刚刚想说的是,绯红蛛毒他会想办法拿到解药的,但恍然又想到,以他目前的状态想要去万毒国取解药,谈何容易?

就暂时,先不要给苏月汐希望了。

回到茅草铺前,司空靖喃喃自语道:“万兽之血,兽血沸腾?”

目光骤凝,他用力掀开了茅草铺。

铺下,满是泥土的地面上,露出一个用繁复笔画构制而成的怪兽头颅,每一条画线都是血红色的,传来淡淡的血腥味。

司空靖蹲下,轻轻抚上这怪兽头颅,判断道:“这是我的血,是我吐下的血唤醒了这神秘的怪兽头颅,凝出万兽血珠,让我重获新生的。”

嗡!

突然,眼前用他鲜血画出的怪兽头颅,竟然眼开双眼,与司空靖的眼睛对个正着。

这是一对,暴虐的瞳孔!

司空靖耳边,又传来那个浩瀚低沉的声音:“万兽之主,往后万兽天狱将由你守护。”

声音落下,又飘渺而去。

眼前构制怪兽头颅的血线也随即飘起,渺渺如烟……

最终,血线凝结成一枚小小的怪兽头颅徽章,啾的一声,竟钻入司空靖的眉心内。

轰!

司空靖的脑子又一阵轰鸣,眼前的茅屋不见了,他的意识来到一处陌生的地方。

天地幽暗,大地干枯,一眼望不到尽头。

司空靖像是漂浮于云川之间,俯看这个毫无生机的世界,可为什么这里叫万兽天狱呢?

明明一只妖兽都没有。

“来了,新的万兽之主出现了。”

低沉的声音骤响,幽暗的大地仿佛卷起惊涛骇浪,伴随着兴奋的吼叫声。

“有救了,我们终于有救了。”

“哈哈,十万年了,我关在万兽天狱的牢笼里整整十万年,终于等到了万兽之主。”

激动的声音震动大地,直破天际,司空靖仿佛看到大地在沸腾。

然下一秒,激动的声音又戛然而止。

一阵带着滔天之怒的声音,震动天地:“为什么,新的万兽之主会是个人类?”

转眼之间,大地画风剧变,从激动变成躁动,再化为震怒!

“这一定是五大天帝的阴谋,他们派一个人类来当万兽之主,是要斩尽我等。”

“我不甘啊!五大天帝,无耻小儿。”

“杀了他,杀了这个人类。”

随着阵阵愤怒的声响,幽暗的大地如山崩海啸。

一道华光升起,一条金色的神龙从大地扑了出来,冲破天际,扑向云川间的司空靖,那气势是要将他撕成碎片。

然下一秒,哗啦啦的声音响起,金色神龙的冲势止住,狠狠地被拉在半空中。

即便司空靖有着大心脏,依然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到了。

只见在金色神龙身上捆着巨大的锁链,足足有九根连着大地,无论神龙如何挣扎,都未能挣脱,只有哗啦啦的声音响彻天地!

“人类,我吞了你。”

第二头巨兽破开大地冲起,这是一头全身漆黑的巨虎,张开大口仿佛可以吞天吸地。

司空靖全身再震,低呼道:“黑狱吞天虎。”

他曾在大商帝库中见过其图腾,但它同样被锁链牢牢绑住,不得寸进。

“吼吼吼……”

接着,一头头巨兽冲天而起,转眼天际间全是巨兽,数之不清,有的是司空靖见过图腾的,但九成九都是他连听都没有听过的妖兽。

此刻,司空靖终于明白。

为什么这里要叫做万兽天狱,因为它关押的全是世间最恐怖的妖兽。

而自己一个人类,竟然莫名奇妙成了万兽之主。

兽血沸腾
兽血沸腾
夏日易冷/著| 都市| 连载中
《兽血沸腾》是夏日易冷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司空靖苏月汐颜如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司空靖苏月汐颜如玉小说叫《兽血沸腾》,作者是夏日易冷,为您提供兽血沸腾小说完本阅读。兽血沸腾小说主要讲述了:接着,一个又一个字飘起,深深印入司空靖的脑中,难以释怀。司空靖全身巨震。初读《斩帝破狱诀》时,就能感应到丹田在暴乱,一股残暴的真气正破壳而出。他可以判断,这是一部强到极致的功法。